符氏社副社长祥宾昨天率领了一些董事出席在嘉龙剧院举行的李光耀先生追悼会。昨天乃四大族群联手为建国总理李光耀先生主办的追悼会,在嘉龙剧院举行追悼会别具意义,因为李光耀先生1990年就在这里最后一次以总理身份发表国庆群众大会演讲。

符氏社仅以这个李资政充满感性的谚语来以大家共勉之:

“At the end of the day, what have I got?”, “A SUCCESSFUL SINGAPORE”

“What have I given up?”, “MY LIFE”.

 

副总理兼国家安全统筹部长及内政部长张志贤悼文如下 (内文取自联合早报):

对新加坡人来说,和谐的多元种族社会如今已不再只是动人话语或崇高理想,而是每一个国民天天在身体力行的一种现实。这个多元种族、多元宗教、多元语言的和谐社会,是已故建国总理李光耀与建国一代当年选择走上较艰难的道路,为建立一个“新加坡人的新加坡”而奋斗后,留给大家的珍贵礼物。

李光耀的逝世让许多国人陷入悲伤,但在全国哀悼期间,这位连外界都称誉为小国巨人的国家领导人为新加坡留下的精神遗产,也引起反思,获得赞颂。昨天,近2000名来自各种族与宗教社群团体的领导与代表齐聚嘉龙剧院这个具历史意义的地方,在悼念李光耀时,也赞颂他一生成就。

副总理兼国家安全统筹部长及内政部长张志贤在悼念会上呼吁新加坡人团结一心,守护多元种族精神这个李光耀留下的珍贵遗产。他形容说,多元种族精神是“真正的新加坡精神”,也是建国先辈在这个国家诞生之际就誓言要维护的承诺。

建立国家体系学校,让大家不因种族而被分割开来;促进双语,让大家使用共同工作语言;实行唯才是用制,以勤奋和能力作为雇佣的关键标准;推出集选区制度,把政治导向让多元种族参与,远离狭隘的种族主义,这些都是李光耀在国家不同发展阶段中推行的政策,也是他自始至终的坚持。张志贤指出,今天这些政策似乎理所当然,但当初它们在制定时曾引起各种争论。

他说:“当时最容易做的是争取让自己的种族宗教得到特别待遇,但李先生和他的同僚就是不肯这样做。那也是导致新马在1965年8月9日分道扬镳的核心分歧。李先生和他的同僚选择更为艰难的做法:建立新加坡人的新加坡。”

张志贤指出,李光耀清楚培养国人归属感与身份认同的重要性,但他同时也认识到每个族群有自己的独特性;他在协助成立服务各个社群的自助团体时,也大力支持新加坡宗教联谊会(IRO)的工作,杜绝沙文主义,提倡不同族群、不同宗教信仰的人应和睦共处。“这一切不只是原则或理念,而是落实到实际政策和计划中,贯彻到整个新加坡社会和每个人的现实生活中。”

出席追悼会的包括新加坡华社多个组织、回教社会发展理事会、马来专业人士协会、新加坡印度人发展协会和新加坡欧亚人协会等。每个社群代表都上台向李光耀致敬,赞扬他如何支持他们帮助自己族群提升,让新加坡集体迈进。

劳资关系和谐是另一宝贵遗产。

李光耀留下的另一个宝贵遗产,则是他为推动劳资关系和谐、劳资协作,为新加坡持续发展奠下的牢固基础。超过800名工会领袖、劳资政协作伙伴以及同全国职工总会有共生关系的人民行动党代表等,昨晚在新加坡大会堂追思李光耀这位他们心目中“劳工的朋友”;14位劳、资、政和学界代表肯定他对确保经济增长、工人享有公平待遇所做的贡献。

这10多名代表透过与李光耀共事的点滴,分享他们如何受惠于李光耀与团队所制定的政策。总理公署部长兼职总秘书长林瑞生指出,亲商的李光耀认为没有外来投资,没有经济增长,没有工作,新加坡人就无法脱离贫穷,但他更亲工人,他重视推动经济增长,但也只认为那是实现愿景的途径,坚持把这当做最终目标。

他说:“对李先生来说,最终目标是要改善工友和人民的生活。他不觉得亲商和亲工人之间有任何冲突。他相信两者可以也一定要是互补的,只有如此,国家的发展才可持续。”

活动 ( Latest Events )

No Ev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