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之水润晚晴 – 17/3/2013

幸福之水润晚晴

焦安之

符姓,在我原本的记忆库中,可称凤毛鳞角。3月17日,当我应

符姓朋友之邀走进符氏社,顿时在我记忆的磁卡中,这个姓氏在短

短几分钟完成了几何倍的增长。尤其是,当我接过那瓶印有符氏社

标记的姓“符”水(谐音幸福水)时,真感叹符姓的先人定是积了很

多的福德,得此眷顾,让后代子孙能喝着天下人人渴望的“幸福

水”时,饮水思源,体验义阳精神。

 

符氏社是新加坡历史最悠久的海南血缘团体,已有一百多年的历

史。这里的兄弟姐妹聚在一起,自然是比一般的朋友更多一份亲

情。周日的早上,大家陆陆续续来到,走进社馆,都先恭恭敬敬地

向祖先的牌位上一柱香。我在一旁静静坐着,看着从社长到年轻一

代会员眼中同样的虔诚与谦卑,心中涌起一份感动,有朋自远方

来,不亦乐乎?有朋自同姓聚,不亦亲乎?

 

在社馆大家彼此照应着用了早餐后,就坐车移步晚晴园。当年孙

中山先生在南洋居住的这段岁月,使得晚晴园一草一木都蕴含着历

史的沉香。

 

导览员是名义工,他自我介绍说读书时历史成绩并不是很好,倒

是退休后,对历史产生了浓厚的兴趣,经过勤奋刻苦的学习后,用

义工的方式为参观者服务。

 

跟随着这名导览员,渐渐地感受到这位导览员的确是很用心地花

了功夫熟记这段历史,不仅深入,而且介绍得很生动,可见是花了

一番心思的。

每位成员都听得非常认真,因为我们到得早,基本上整个晚晴园

就是我们一行人,缓缓拾阶而上,依廊而行,这正是这样一份纯

粹,渐渐地,我眼中的符氏社,倒成了晚晴园的一道风景。

因为我的姓氏很稀少,从未体验过血缘团体的感觉,在这份专注

认真的聆听中,我逐渐感受到一种有别于其他团体的独特韵味。似

乎有一根无形的丝线,连起每个成员,看似每个独立的个体,但在

举手抬足间有种渊源已久的渗透,凝聚起一股力量,这股力量,即

使经历风雨,但从来没有改变过相守相望的能量。正如眼前的晚晴

园,几经历史的迁徙,依然一抹白墙红顶,在艳阳下显得格外洁净

清新。建筑取“土字型”,大地之土承载万物,无论多少重负,最后

都能融入土中,土从来不嫌弃来自何方,只要是大地之子,都打开

胸怀迎接。在紧凑的布局里,一层的和平室、奋斗室、集思厅和二

层的新加坡室、南洋室、遗珍室相互呼应,以孙中山先生的生平和

革命活动为主线,重点突出其在新加坡和南洋地区的革命事迹,这

正宛如在符氏社大堂侧墙上挂的一块历代社长的木匾,看似简单的

一块木匾,却是一个多世纪的写照! 岁月更迭,薪火传递,我在木匾

下仰望,看到的更是一册能打开的历史长卷。

 

站在主楼,举目望去庭院中的烈士树,枝繁叶茂,陪伴着每一轮

日出,也映衬着每一抹晚霞,星移斗转,见证百年沧桑。饮着手中

的幸福水,彷佛在品尝符氏世世代代酿制的甘泉,甘泉中,流淌着

辛劳,坚持,勤奋,扶持,包容,接纳,大气,关爱,守望,是一

份淡淡的甜,甜得令人回味,甜得令人牵挂。这份甜,滋润着一代

又一代,滋润着一程又一程。

 

天意怜芳草,人间重晚晴。风景中的风景,深深地印在我的记忆

中,祝福这道同宗同源同姓的手足风景,福祉绵绵,长青长盛,创

造属于自己的幸福,也传播给他人幸福。

此文章乃上海交通大学海外学院产业创意研究所研究中心主任,及新加坡《联合早报》专栏作家焦安之女士,于17/3/2013随本社参观晚晴园后所创作的。